用户名: 密码: 注册 找回密码
我要找: 有无照片: 不限 年龄: 编号:

芝麻开花节节高——对福州10个家庭20年来生活变化的调查

本报记者 魏虹 林亦敏 杨韬 实习生 蓝德华
 
    改革开放至今整整20年了,然而有过多少往事,仿佛还在昨天。记者为此采访了福州的10户普通家庭,了解他们20年来的生活变化。抚今追昔,让寻常百姓家见证历史,也让历史告诉未来。

    从20平方米到300平方米

    新店溪里村一个普通农户:宽敞明亮的大厅,设备齐全的厨房,城市化的卫生间,冰箱、彩电、洗衣机、电饭煲等大小电器一应俱全。20年前这家人同另几户人家挤在一个四合院里,当时厨房和一间住房加起来还不到20平方米。二儿子赵志福告诉记者,这幢两层楼300多平方米的新房是前几年刚盖的。改革开放后,家里不多的几分地由母亲打理,三个儿子都到外学手艺,现在赵志福在两家印刷厂当技术工,虽然累些,但每月也有四五千元的收入。弟弟赵志杰养兔的技术也不赖,去年赚了不少钱。他们的母亲用福州话对记者说,现在日子好过多了,和以前比起来,天天都像过节一样。

    掰着指头等工资的日子不再来了

    水涧小学校长林敏芬:七十年代时,她和丈夫的工资加起来只有80元钱,一家人省吃俭用攒钱才凭票买了一台缝纫机,平时缝缝补补,过年了才扯上一些布做几件新衣服,老大穿了老二穿。那时两夫妇就靠一点微薄的工资养活一家5口人,每月都掰着手指头等着5号发工资。现在工资都存进了银行存折里,很少在发工资当天就把钱取出来。家里早已是吃穿不
愁了。她说真要感谢改革开放,让我们过上了好生活。

    拿不出几分钱和收入数千元

    罗源县飞竹镇马洋村干部王开潘:因为家里穷,他上学时,父母常常连买铅笔、作业本的几分钱都拿不出来,想起那时的苦日子,他心里就一阵心酸。如今政府放宽了政策,鼓励乡镇企业、个体户发展,他凭着自己的能力办起了山鸡养殖场,成了村里的致富带头人。家里盖了新房,装修得漂漂亮亮,装了直拨电话,月收入近3000元。他深有感触地说,改革开放20年,真正受益的还是广大农民。年轻了10岁台江多美美容中心:老板董美珍对记者说,她从1977年起就开始学理发,出师后开了家理发店,第一天就赚了14块钱,高兴得不知怎样才好。要知道当时一家人一个月的伙食费才8块钱,没办法,一家人经常只吃两顿稀饭。二十多年过去了,这个理发店的规模也
越来越大,日子一天比一天好。现在她吃得好,保养得好,最重要的是心情好,她高兴地说:“过去30多岁的人看上去像40岁,现在40岁了反而像30岁。”

    学习环境好了

    马尾的一个工人家庭:一家之长严焱最感高兴的是,改革开放后人们的思想开放了,性格也开朗了,言行比以前文明多了。尤其现在的学习环境比20年前好多了,孩子有机会上大学,不会再被耽误了。这个家庭的成员都是工人,平均月工资并不高,但比起以前来算是改善了许多,而且在目前这样的环境里生活,一家人都感到很满足。

    电视机不再是奢侈品

     从事保险业的赖若瑛女士:想想当年,她深有感触。在那物资馈乏的年代,像她家那样经济条件还不错的家庭,即使有钱也买不到什么东西,因为所有东西都要凭票供应,那时她家的一台黑白电视在当时可是奢侈品。以前福州人有句俗话,找丈夫要不找开车的,要不找杀猪的。而现在,家里有彩电根本不算什么,连个人电脑、家庭影院也不足为奇,福州人骑着摩托满街跑,甚至于一些人已经开始分期付款买小汽车了。

    衣食住行无需“支援”了

     市地税局干部陈玉祥:“这些年来全体人民的生活都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。”当年的生活确实比较艰苦,那时他和爱人每月工资加起来六、七十块,拉扯两个儿子很不容易,孩子们穿的衣服都还是亲戚朋友们“支援”的。现在工资提高了,孩子也长大了,负担不那么重了,房改中又买下一套房,生活过得很好。他又提起70年代时在北峰长基大队的见闻:那里每家每户的农民都欠大队的钱,因为劳动了一天所赚的工分还不够交吃饭钱。不准养猪养鸡,“走资本主义道路”,农民们常常吃不到肉,许多小伙子因为穷找不到老婆。如今的北峰早已变了旧模样。老陈感慨得说:“这全是因为党的政策好!”

     车轮滚滚驶入小康路

     连江青芝旅游小车出租公司承包者翁秀华:“我是1989年才参加工作的,可直到那时,一家6口人还挤在一套两居室的单位宿舍里,最值钱的电器是一台双用机。”这位勤快的年轻人从机修工干起,开过打金店,稍有积蓄后便“大胆”地张罗起车行生意。两三年下来,他在县城购置了自己的房子,日子越过越滋润。

     自行车成了“健身器材”

    福州雄风摩托施救维修中心总经理陈雄:20年前,这个毛头小伙子没等初中毕业就到建筑工地当小工去了,一个月挣十几二十块钱补贴家用。老父亲花了30元给他买了辆飞鸽牌旧自行车,他金贵得很,车杠上密密地缠了层牛皮纸不足道,还要天天上油。猛转几圈脚蹬,听车轮转得呼呼响,简直是欣赏世间最美妙的音乐。从80年代后期开始,他搞过摩托车营运,当过“的哥”,后又捣鼓起摩托车修理店,一年一个台阶。如今,家里摩托车、小汽车都有了,偶而骑骑自行车,全当是锻炼身体。

     办婚事今非昔比

      福建隆事达“西湖鹊桥”主持人蔡建隆:“我可是三句话不离本行,只好谈婚论嫁说变化了。1984年,我自己成家时,除了一块定亲的西铁城手表,家里没有一件值钱的东西。这块手表是我当时特地从老家,慕名来福州亨得利买回来的,158元,记忆犹新。”如今的蔡建隆,早已是大名鼎鼎的“青年月老”了。他感慨现在的年轻人,婚事越办越豪华,花上一两万元只能算是“普及型”。他认为,办婚事还是不要大律铺张,互相攀比之风不可长,但从另一个角度看,也可说明,我们的生活是芝麻开花——节节高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1998-12-16 福州晚报A版标题新闻[1998-12-16图文]